第二十三章 剑拔弩张(1/1)

风沙城演武场高台下面,左边整齐集合着由炎帝派遣来的精英部队。

这批部队全部身穿红色皮夹,右手护腕上装有由红色金属制成的机关臂,背后扛着由红木制成枪身的步枪。

右边则集合着由风无邪率领的风家军。

风家军军纪比较松散,风无邪正和部下有说有笑的议论着身旁的炎天部队。

比武高台上,临时搭建的遮阳篷之下,几张木桌并排而立。

桌后坐着三名沉稳的中年人,当中一位正是风沙城城主风无痕。

而在风无痕边上两位,一位是记功处金炎,另外一人却是来自巨岩城的炎天将军。

“金城将军,没想到炎帝这次竟然派您前来支援我风沙城,真是风某莫大的荣幸。”风无痕笑呵呵的奉承道。

“本将此次前来也只是作为督军,统军大人还在赶往演武场途中,想必很快就会抵达。”

这名来自巨岩城的将军,干练身形上穿着红色皮甲,板寸头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未出鞘的长剑,可以用韬光养晦来形容。

“风某与统军大人素不相识,等会儿还请金城将军多替风某美言几句。”风无痕双手抱拳笑道。

金城端起桌上茶杯,放到嘴前细细品尝了一口,没有回答风无痕。

这新上任统军他也不认识,只知道是炎帝亲自选拔之人,据说是击杀了圣斧大将。

金城内心有着他作为将军的尊严,难以相信一名十多岁的少年郎能够斩首圣斧大将。

岂不是说他金城连一名十多岁的少年都不如?

此时他的心情比风无痕还要复杂,根本没空搭理风无痕的官道作风。

金炎沉稳的坐在一旁,并未说话,只是自顾自的看着远方天空夕阳景色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

十分钟过去,演武场东北方栅栏入口处,李天龙在前,何武与红甲男子在后,三人先后走进演武场内。

“统军大人来了。”金城用着打量的目光望向几人,虽然他不认得李天龙,却认得那红甲男子。

风无痕目光变幻对着李天龙来的方向看去,不屑的冷哼的一声,“没想到何武和这小子居然先去和统军搞关系,就凭他们的身份地位,未免太高看自己了。”

等到红甲男子行到三军之前,李天龙却没有如风无痕所愿的回归军营,而是径直行到炎天精英部队之前。

风无邪离李天龙不远,他微微侧身,脸色阴沉的看向李天龙,脑中充满了疑惑,这是什么情况?新统军是何武?难不成是那小子?绝对不可能!

“金城将军,不知道统军是哪一位?”高台上的风无痕急忙笑着问,他这笑容有些僵硬的难看。

“金日马上就会发布口谕,城主何须如此心急。”金城眸中闪过一道怒意。

风无痕只得闭嘴,金城将军是破虚境强者,就算是十个风无痕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破虚境与凝神境,就不像练气境与淬体境了,那之间相差甚大,无法靠武技和战斗技巧能够弥补。

红甲男子金日面对三千炎天军,双手负于身后,用着嘹亮的声音道:“传炎帝口谕,百夫长天龙,在风沙谷一战中英勇杀敌,骁勇善战,歼敌无数,万军之中直取敌将圣斧大将首级,特晋升为风沙城统军,时限三个月,风沙城所有军队均需无条件听其调遣,烈焰国子民需万众一心,抗击贼寇!如有不服者,军法处置!”

“咔嚓!”风无痕手中的茶杯瞬间碎成了渣,两颗眸子瞪着李天龙,心中对李天龙的杀意暴增,“这次真的是我大意了,竟然让这小子爬到了我头上,别以为成了统军…我就弄不死你。”

“不可能,这废物斗气都没有,怎么可能击杀圣斧大将!”风无邪脸皮因为生气而褶皱,充满恨意的目光带着强烈敌意,他岁数年轻,没有风无痕那么老奸巨猾,沉稳也只是相对于一般年轻人。

金日转身面对李天龙,伸出硕大的手掌,神秘的一笑:“恭喜将军,不知道我该叫你龙威将军,还是统军大人。”

金日的举动让李天龙先是一愣,以炎帝的阅历,恐怕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底细,难怪会让自己直接担任统军。

如果没有龙威将军的名头,就单凭一个人头,要做上统军位置,确实有点太过了。

无奈的耸了耸肩,李天龙伸出手狠狠的与金日握手,笑道:“龙威将军已成过去,现在我只是烈焰国的将士,金日将军也不必太高看在下。”

“我不服!”风无邪满脸怒气,整张帅气的脸庞憋得通红,终于再也无法忍受,行到金日身旁。

抬起握着长剑的右手,剑柄直指李天龙:“这小子斗气都没有,哪能击败什么圣斧大将,我风家此次歼敌一万三千五百四十八人,要做统军也由我风无邪来做!”

“不服!”

“不服!”风家军齐声高喝,一时间演武场全是不服的声音。

金日脸色一沉,整个人霎那间变得如同一块冰雕,“忘记我刚才说过的话了?”

浩瀚的压迫气息从金日身上如潮水般往着四周扩散,让得风家军仿佛被笼罩在一层炽热的高温之中,所有人顿时屏住呼吸不敢再发出丝毫声音。

风无邪满脸汗水,依旧一副不服的模样,咬牙切齿道:“我…还…是…不服!”

这种实力,乃是忘情境强者所具有,看似不起眼的金日,作为炎帝口谕传达者,地位竟然比金城还要高。

“金日将军,请停手。”李天龙微微一笑,“若是借助将军之手让众人服于在下,那他们也是口服心不服,既然这样。”

“风无邪,不如我们来一场比试,我站在原地不还手,一分钟内,你若是能将我打伤在地,这统军的位置,我让给你风家。”

金日淡淡笑着收起气势,看向风无邪。

失去压力,风无邪整个人都轻松下来,李天龙的话让他脸露喜色,急忙道:“此话当真?我烈焰国将士,可没有言而无信的宵小之辈。”

“决不食言!”李天龙一脸风轻云淡。

风无痕激动的站了起来,一开始他还觉得风无邪有着冲动了,现在突然觉得年轻人热血就是好,机会来得如此突然。

风无痕对风无邪使了个颜色。

风无邪自信的点了点头。

金城和金炎都不掺和这浑水,只是各自噙着微笑观看。

何武对李天龙实力有信心,一招击败天圣国四十铁骑四名斗魂战将,其战斗力又怎么会是风无邪这种花花公子可以比。

“开始吧。”李天龙向前走到空地中,作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“刀枪无眼,若是伤了你,可别怪我!”风无邪冷笑道,一把灰色长剑握在手中,看上去还有些武者的味道。

李天龙手指动了动,黑岩巨斧与狂骨重盾召唤手中。

风无邪身形随风而动,灰色长剑在李天龙眼中化为一道道剑影。

“好快!境界果然还是太低了。”李天龙轻叹一声,狂骨重盾举在身前。

“嘭!”长剑刺在大盾上发出一声闷响,李天龙身体不由的被一股巨力推的退后了几步。

境界的差距导致力量相差巨大。

“这小子也没多少实力,我看八层是运气好,捡了个人头回来交差。”风无痕见自己儿子一击得势,心中信心顿增,不由地调侃道。

金城并无言语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。

他性格内敛,喜怒哀乐都被掩藏起来,李天龙被风无邪击退,心中的尊严得到了挽回,自然是高兴。

就在这时,一股黑色气息从黑岩巨斧上旋转而起,在李天龙身体周围飞速旋转,眨眼间形成一道和人差不大的小型黑色旋风。

“反击风暴!”

李天龙运气实在是太好,一次攻击便触发了黑岩巨斧的特殊效果。

风无邪身形还未收剑闪开,黑色旋风如刀子般划过身体,只觉得脚上使不上力,身子一轻便被卷飞了出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

风无邪愤怒的爬起来,白袍被黄沙沾染,脸上全是羞怒,四指抹了一把脸庞,拿在眼前一看,全是血。

反击风暴威力跟自身防御力有关,李天龙境界太低,威力不算太大。

风无邪有战甲保护,没有受到什么大伤害,但脆弱的脸上被风暴割裂出几条伤口,火辣辣的疼让他愤怒到极点。

“雕虫小技,是我一时大意了。”风无邪左手猛的伸出,掌心夹着一把细小如玩具般的银色金属剑。

此物乃玄阶中等法宝,万剑决!

“去死吧!我杀了你,我就是统军了,哈哈!”风无邪表情陷入疯狂,心中狂笑,左手往前探出的同时,银色金属剑脱手飞向空中。

前行到两人正中位置,顿时爆发出刺眼的银光,金属剑淹没在银光之中,只是瞬息时间,无数细小剑气从中爆射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