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黑岩巨斧(1/1)

看着天空中小樱桃与黑衣男子的战斗,孰胜孰负不得而知,李天龙把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圣斧大将身上。

“这里是副本,我只要解决掉敌军保护对象,玩家就会被判定副本失败而被传送出副本范围,圣斧大将重伤,应该没有多少实力。”李天龙身上的暗红色光芒还未淡去,心中分析到。

将烈焰战矛插在身后,右手缓缓伸出,金色斗气宛如气流一般凝聚在右手掌心,一颗矛刃的金色虚影渐渐浮现,颜色越来越浓,矛刃越来越闪亮,最后形成实体。

“超!飞雷断!”

拥有爆炸力量的手臂将矛刃朝着圣斧大将投出,李天龙身形迅速前冲,一边对着阿诚吼道:“阿诚,干掉敌方主将!”

金色矛刃刺破空气前行,传承力量让得矛刃幻化成一条龙影,那刺破空气的呼呼声仿佛变成了一声狂龙的低吼。

两名将领立刻挡在圣斧大将身前,双腿微弯,身体前倾,两把大剑交叉在身前进行格挡,丝丝黑色斗气从身体上涌出,萦绕在剑身之上。

“轰!”

龙影撞击在大剑上发出一声巨响,金属大剑在超飞雷断的攻击下裂开一丝裂痕。

两名天圣国将领迸发出全身斗气坚持站立在原处,消耗大量斗气才将超飞雷断抵挡。

两名将领实力都是练气境一段,淬体境之间的提升并不大,如果每一段提升的斗气量用100来形容,练气境一段差不多能有1500斗气,李天龙淬体境五段有500斗气。

在斗气量上,将领的实力差不多是李天龙的三倍,而力量、速度方面却快不了多少,练气境一段突破人体极限力量,单手臂力是300斤左右,而刚刚踏入淬体境的人就有超过150斤臂力,练气境一段身体素质只有淬体境一段的一倍左右。

凝神境一段是练气境一段的十倍,破虚境一段是凝神境一段的一百倍,云垂大陆的修炼,越到后面的提升越恐怖,达到忘情境之后,便不能用倍数来形容,那是属于强者的规则。

超飞雷断能提升到原有威力的三倍!如果这两名将领不是精英的话,恐怕已经死了。

李天龙身形一跃,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度,左手持着狂骨重盾,从天空中狠狠对着其中一名将领头部拍去,使用出圣堂基础武技“降世”。

将领只能往旁边移动身形躲避,原本他速度比李天龙快一些,但降世来临的速度更快,将领境界虽高一等,年龄却是不小,属于天赋较差之人,没有正宗的门派传承,只是学了一两个基础武技,应对能力远不及李天龙。

缕缕微弱的金色雷光闪动,狂骨重盾直接拍在将领的肩膀上,让其身体往下一沉,李天龙紧接着将烈焰长矛往前一刺,“噗哧!”长矛穿入腹腔。

余光瞟了一眼身旁,另外一名天圣国将领已经被阿诚的万象剑罚干掉,而副将正一剑将那名少女斩杀,那名少女是玲珑,如果心慈手软给了她治疗圣斧大将治疗的机会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李天龙后脚跟发力往前一蹬,金色斗气在盾心聚集,狂骨重盾往前方撞击而出,在空气中发出“嘭”的一声金属撞击声,生成一股透明冲击波往前冲出三米,撞击在生命垂危的圣斧大将胸口。

此招正是圣堂基础武技“破阵!”

冲击波化为雷光逐渐消散在圣斧大将身体表面,这道攻击让得圣斧大将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。

“这帮蠢货...”圣斧大将用着虚弱的声音骂道,急促的呼吸证明他伤势极重,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将黑色巨斧取了出来,拄在身前呈半跪姿势,现在的他没有半丝战斗能力,全靠着凝神境武者顽强的生命力在坚持。

“不得不说,我运气实在是不错,这些玩家没有先给圣斧大将治疗伤势。”李天龙冷笑着走到圣斧大将面前,将烈焰战矛平举而起。

“噗哧!”烈焰战矛直接刺入圣斧大将的脖子,圣斧大将双目浑圆,用着怨毒的眼神看向前方空地,他似乎并不恨李天龙,而是恨那些斗魂战将...

“啪嗒”黑色巨斧掉落在地,李天龙一脚将其撩起,当把黑色巨斧握在手中之时,一道信息传入脑海中:“黑岩巨斧,三星金装,特殊效果:被攻击时有百分之20几率发动反击风暴。”

烈阳照射的天空中,黑衣男子收到灵海发出的警告:“圣斧大将已身亡,本次副本失败,所有参加副本的玩家将受到精神惩罚,10秒后自动传离副本。”

黑衣男子收起枪械停止了射击,无奈的笑了笑,身形极速后退,一边对小樱桃道:“居然被NPC背后阴了,我还真是失算了啊,小妹妹,下次再陪你玩。”

紫宸天翼扇动,小樱桃身形掠过天际,宛如一道流光对着黑衣男子追去,刚刚冲到男子身前,对方便消失在一阵白光中。

飞舞在天空中,小樱桃不满的小脸上浮现上一丝怒气。

“天龙,干的不错,你这次可立了大功!”副将满脸笑容的走到李天龙身前,“把圣斧大将的人头提回去,上报炎帝,风沙城统兵的位置,很有可能就是你接任了。”

“小子能侥幸击杀圣斧大将,大人也是功不可没。”李天龙对着副将客气道。

“行了,别跟老子来这套,功劳全是你的,”副将豪爽的拍了拍李天龙肩膀,然后沉声道:“如此年轻就有这般实力,胆量更是过人,你小子以后定然前途无量,叔怎么可能和你抢功劳。”

“多谢大人。”李天龙抱了抱拳。

“跟我这么客气干啥?以后没准你就是我的上司了,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何叔。”副将全名叫何武,在风沙城从军数十年,是一名老兵。

烈焰战矛和狂骨重盾套在后背,李天龙用黑色巨斧划断圣斧大将的脖子,人头失去支撑滚落在地,李天龙从身上撕掉了一块破烂的黑袍,将其包裹起来拎在手里。

李天龙左手拎着头颅,右手提着巨斧,“何叔,现在战事怎么样了?”

“看这样子应该是胜利了,先回到大营再说。”何武抬头往北边望去。

李天龙与阿诚、何武先是把那些重伤的铁骑一一彻底杀死,然后才沿着峡谷朝北面赶去。

十多分钟后,快要行出峡谷之时,前方峡谷中浩浩荡荡行来大量的步兵,这些步兵举着两种旗帜,一种是黄色旗帜,写着“风”字,一种是红色旗帜,写着“炎”字。

是烈焰国的军队,而且还混杂着城主府的地方军。

待得李天龙行到军队之前,左手边正好是骑着白色骏马,一身白袍的风无邪,当风无邪看清李天龙相貌之后,目光逐渐变冷,但现在是在军中,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人动手。

在李天龙正前方的,是一名骑着黑马的黑袍中年人,中年人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,却又不失威严,两颗眸子总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,此人正是风沙城城主风无痕。

“何副将,辛苦你了。”风无痕骑着黑马往旁边让出一些位置,“清除敌军残部的任务就由我们风家来完成,你们去后方军营休息吧。”

“谢过城主。”何武行了一礼,便穿入人群中。

李天龙就当没有看见风无邪一样,与阿诚一起跟随着何武走进人群,几人往北行出峡谷,按原路返回演武场。

风无痕则带着大军往南而行,进入风沙峡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