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弱肉强食(1/1)

沙漠之南,枯黄的大地裂开无数巨大裂缝,裂缝交错,形成了壮阔的风沙大峡谷。

李天龙率军从右路行进峡谷中,据刘统兵交待,敌军在峡谷中间位置驻扎了营地,他们的任务便是突袭营地,协助斗魂战将杀入敌军大本营。

如此艰巨任务,本应该交给一些精英士兵去完成,李天龙也不解为何让一群新兵开路。

但李天龙心中有一份属于龙威将军的尊严,艰巨的任务并不代表不可能完成,反而激发了他的热血。

军队缓缓穿梭在峡谷中,密密麻麻的人影从高处看就像是一群蚂蚁。

李天龙没有用太快的速度,必须为等会儿战斗节约出足够的体力。

峡谷空中偶尔飞过一只毛发斑驳的秃鹫,在天空中发出凄厉的“呱呱”叫声,久久在峡谷中回荡。

峡谷两旁,陡峭的黄土山壁高高立起,大地上几乎看不见任何植物,唯有一些已经枯死的残破树杆,与一些动物的骨架。

李天龙突然感觉到头顶传来危险的气息,下意识的抬起头,只见满天箭矢密集的落下,阳光都被遮挡了三分。

“有埋伏!”李天龙大吼一声,回头望了一眼阿诚,厉声道:“跟着我冲过去!”

阿诚被这恐怖的突袭吓得双腿打颤,纵然有斗气,也无力将其使出,紧接着双腿一软就摔在地上。

阿龙面色沉着,双手牢牢握住一把烈焰战矛,手臂牵动着一缕淡薄的红色斗气,快速对着天空连连扫出,如同幻影一般的枪头,扫落无数箭矢。

这些普通的弓箭,难以对拥有斗气的武者造成伤害。

周围箭矢射入血肉的呼哧声断断续续,新兵根本无法抵挡如此猛烈的攻击,僵硬的尸体只是一会儿便躺满了黄沙地。

五名斗魂战将身手迅捷的退出箭矢范围,看这样子是不打算帮忙,反而噙着一抹笑意欣赏着这场死亡盛宴。

就连唯一的那名娇俏可爱少女,脸上全然是淡然,这种淡然看在李天龙眼里,满是让人心生寒意的冷漠与麻木。

“畜生!”暗骂一声,李天龙一边挥剑抵挡汹涌如潮的弓箭,无奈之下,只能一把抓住全身软倒在地的阿诚,将其如同死猪一般拖走。

阿诚的胆子实在是太小,即便是被拖着走,李天龙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细微颤动,嘴中发出神志不清的细微呻吟。

李天龙不会放弃阿诚,也没有一丝的瞧不起,人都是需要过程去成长,他能看得出阿诚的眼中,有着极度渴望改变的决心。

李天龙拥有飞雪圣剑,增加300单位的斗气相当于淬体二段的实力,比阿龙还要强上一分,阿龙刚刚觉醒斗气,只是初入门径。

剑法与步法被施展到极致,天空中箭矢的运行轨迹被李天龙看得一清二楚。

长剑在空中以一个精妙的弧度斩出,“叮!叮!叮!”三根飞来的箭矢依次被斩断,李天龙拖拽着阿诚冲出伏击范围。

阿龙紧随其后,在他们身旁,还有几名幸存的新兵,不过几乎都负了伤。

伤得最严重的一名被锋利的箭矢刺穿胸口,与心脏差之毫厘,此时面色煞白,倒在一旁的岩壁上。

“别动。”一眼便看出部下伤势的严重性,李天龙将阿诚扔在一边,快步行到新兵面前俯下身体。

大手轻轻按在新兵胸口,一股柔和的斗气融入新兵体内,精准的控制着力道,将箭矢慢慢移出。

“啊!”箭头上有尖锐的倒钩,撕破血肉的痛楚让新兵猛的抽搐,好在李天龙眼疾手快,箭头远离心脏之时,猛的将箭头拔了出来。

“噗嗤!”在李天龙愣愣的目光下,一把长枪狠狠刺入了新兵的胸口,新兵双目浑圆的挺直身子,眼中生机尽数消散。

“混账!”双目血红的站起来,李天龙看向身旁背着巨盾的魁梧汉子,对方的眼神充满了浓厚的轻视。

“别太天真了,孩子,他迟早得死。”魁梧汉子怪笑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李天龙怒目而视。

魁梧汉子可以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手,实力可见一斑。

李天龙不是他们的对手,现在只能隐忍。

“没有止血的药物,现在你救了他也等于白救,就算勉强支撑下来,最后也会死在敌军手里,既然是这样,还不如早些送他上路。”手握法剑的青年语气冷漠,麻木的脸庞在太阳光下依旧略显苍白。

“救不救是我的事,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李天龙眼神阴冷下来,作为龙威将军,曾经沧海国圣殿王,是出了名的爱惜部下,眼前几人又怎么可能理解圣殿军魂。

“随你了。”魁梧汉子无聊的撇撇嘴,满不在乎,“我只能说,祝你好运,希望你能活到最后。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四声清脆的连环枪响,子弹瞬间穿入伤兵额头正中,暗红色血液从子弹打穿的窟窿中涌出。

这些新兵完全没有想到,拼尽一切换回的生命最后会死在自己人手中,所以到死都没有闭上那突兀的眼睛。

手枪在指头上转了几圈,背着狙击枪的冷酷青年吹了吹枪口萦绕的白烟,完全不在意李天龙吓人的表情,无所谓的转身对着峡谷深处行去。

“可恶!”李天龙看着离去的五人,愤恨的一拳锤在砂岩上,墙壁因力度过大而裂开一条细缝。

“团长,这些人心肠好毒辣,他们真的是炎帝派来协助我们的吗?”阿龙手持战矛,走到李天龙身旁,脸庞上有着难以掩盖的怒意。

阿诚挣扎着爬起,伤兵被斗魂战将无情杀死的一幕落入眼中,一股难以泯灭的恨意涌动全身,懦弱似乎在慢慢转变成疯狂。

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原路撤退。”李天龙从愤怒中回到现实,既然斗魂战将与自己不是一条心,那也没必要去送死。

至于这些人的来路,李天龙也不清楚,总觉得有些怪。

朝着原路返回,炽热的阳光下,李天龙三人刚走出一百米不到,却看见远处峡谷的尽头风沙滚滚,沙尘中人影乍现。

李天龙脸色大变,掉头就跑,一把拽上发呆的阿诚,阿龙反应不慢,很快就调转身形跟上李天龙。

“吗的!被包围了!”李天龙暗自叫苦,身形极速掠动。

峡谷尽头的风沙中,串出大量黑甲铁骑,这些骑士数量众多,马蹄踏动大地,蹄声如闷雷般响彻山谷,虽然是重甲骑士,速度依然比李天龙快上一大截。

但正因为数量多,加上是重甲骑兵,不利于在狭小之处作战,李天龙脑筋一转,拽着阿诚窜入了一旁的峡谷隧道,朝着西南方奔跑。

别忘了,李天龙脑海中有一张细致刻画的地图,在这错综复杂的山谷中,没有人对地形熟悉程度能超过李天龙。

骑兵在蜿蜒的隧道中无法施展全速,很快就能甩开他们。

既然后路被截断,当下只能寻到一安全之处,躲藏起来,再作打算。

好在李天龙在地图上发现,峡谷西北方,离此处不远的一个贯通的山谷中,隐藏着一个山洞。

旋即带着阿诚阿龙沿着指定的峡谷路线前行,饶了一个圈,才行到那山谷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