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晋升百夫长(1/1)

李天龙作为前沧海国龙威将军,亡命天涯不是他的归宿。

成为士兵,战场杀敌为国立功,才是他的宿命!

炎帝在外界的传言中,德才兼备,不仅惜才如子,更能亲自统帅三军到前线作战,英勇无比实力超群,为无数烈焰国男儿立下了一道好的标榜,这样的男人,李天龙也打心里佩服。

三国压境又如何?曾经李天龙以十人之力对抗霸皇三十万大军,没有退缩半步,如今烈焰国兵多将广,岂能不战而逃?

张掌柜的车夫站在一旁不知所措,这车夫二十多岁,长得颇为秀气,但身体还算硬朗,是张掌柜伙计老马的儿子:马文。

老马跟随张掌柜干了十多年,一直忠诚可靠,战乱来临,不肯背井离乡,便把自己儿子交给了张掌柜,谁料出城就遇见了困难。

马文思前想后,很快也就想通了,毕竟自己父亲还在风沙城中,留下来就留下来吧,原本丢下老父亲独自逃难就不是什么光鲜事。

卫兵队长对着旁边的一名手下吩咐:“你带他们去演武场。”

“是,大人!”卫兵声音洪亮且十分恭敬。

李天龙心中很是满意,愿意留下来加入烈焰国军队,有一半是因为这些士兵良好的军魂风。

在那名士兵的带领下,李天龙沿着城墙行到城南的演武场。

这里是很大一块平坦的空地,数个高台有规律的分布在空地中,高台之上不少兵器架整齐排列,在高台北面是一处帐篷林立的营地。

遥望过去,李天龙心中估算,这风沙城至少驻扎了三万大军。

“不愧是一方大国,一座边境小城就能集结这么多兵力。”李天龙由衷感叹,想起沧海国灭亡时却抽不出千人兵力,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。

城中依次行来不少被强制应征入伍的年轻人,这些人的脸上大多挂着一丝愁容。

所有人很快就行到一起,站姿散乱,歪歪倒倒,唯独李天龙昂首挺胸的站在人群中,显得有些与众不同。

不出多时,一名穿着深红色皮甲的中旬将领,带着两名年轻副将行到众人之前。

副将率先充满气势的喊道:“都给我站好了!这是我们风沙城统兵大人,刘统兵,现在有话跟你们讲。”

听得此话,原本站姿散乱的众人,顿时充满精神,立正的站好在原地,等待统兵发话。

刘统兵在风沙城早就众所周知,不管是制约军队,还是在管理治安上,都是铁面无私,严厉异常。

“现在大家都清楚,国难当头,身为烈焰国子民,为国家效力是理所应当。”刘统兵用着阴鹫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新兵,声音低沉的道:“从你们加入军队的那一刻起,你们就是烈焰国最优秀的子民,这个头衔可不是说着玩的,凡是拥有该称号,你们的父母,家人,全部会得到国家的保护,并且每个月能拿到一份较为不错的生活保障。”

“勇敢的战士们,放心的上战场,没有人敢和国家做对。”

身为一名老统兵,自然要熟知这些新兵的心理,像李天龙这种有仇人的不在少数,提供家属保障才能让战士心甘情愿的去为国家卖命。

缓了一口气,刘统兵继续道:“你们刚刚加入烈焰国军队,有什么才能,尽管施展,我会根据你们的不同实力,给予适当的职位调整。”

“听见了吗!有才能的,都上前来。”副将的语气比刘统兵霸道得多,仿佛一个是平易近人的长辈,一个是让人敬畏的上司。

副将话语落下,众人踌躇不肯上前,这些年轻人哪有什么拿得出的手段,都怕上来献丑被刘统兵责骂。

“大、大人。”马文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下,垂头颔首的向前行了两步。

“有什么话站直身子再说,这里不吃你在城中的那一套。”副将怒目而视,对马文的样子十分不喜。

“是,是,大人,小的知错。”马文慌张的挺直了腰板,抬头望向刘统兵问:“做的一手好菜,算是才能吗?”

“哈哈哈,好小子。”刘统兵闻声而笑,回答道:“我看你小子长得斯斯文文的,也不适合到前线作战,如果你真能做出一手好菜,就到后勤去吧。”

“谢大人,谢大人,小的跪谢了!”马文感激的就要跪下去,不用去前线拼命,对于他来说是天大的恩泽。

“给老子起来,男儿膝下有黄金,怎么可以随便乱跪。”副将身形犹如一道轻风,瞬间出现在马文身前,一只手扶住其臂膀,往前轻轻一推。

马文被推得一个踉跄,还好副将的力道使的是巧劲,才没让他摔倒。

“好了,你到这边来,副将,带他去后勤部。”刘统兵对着左手边那名稳重一些的副将吩咐道。

“小子,我警告你,要是做的菜不合老子胃口,把你仍到猪圈和母猪快活。”霸道副将行到马文身边,对着其耳边悄悄说了一句。

马文听了面不改色,说起做菜,仿佛有着十足的自信,“大人放心,小的一定能做出,让您满意的美味。”

“去吧,我期待你的美味。”见马文如此有信心,副将拍了拍马文肩膀,便转过身来,看着李天龙众人。

马文在另外一名副将带领下,对着北边的营地行去。

刘统兵看向众人:“还有谁有才能?。”

“我会打铁!”

“俺会种地。”

“我会采药。”

听着下面突然七嘴八舌的回答,刘统兵失望的摇了摇头:“这些在军中都派不上用场,没有别的了吗?”

这时李天龙两步行出人群,对刘统兵行了一礼:“统兵大人,小子会一些家传功夫,不知道能不能被瞧得上。”

“哦?”刘统兵细细看了李天龙一番,很普通的一名年轻人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斗气波动,有些不信的问:“这个需要验证,花拳绣腿可不要在军中卖弄,我要的是实打实的战斗技巧。”

“既然小子敢上前来,便经得起考验,这样吧,让他们做我的对手,我要...打十个。”李天龙脸庞平静得不起丝毫波澜。

“好,副将,选人,选十个最强壮的,记住,点到为止,倒下的自行退出战斗。”刘统兵觉得眼前的小子有些浮夸,碍于对方提出了要求,利用此机会给他一个教训也好。

没有斗气之人,要想打过十个壮汉,那是何其的艰难。

在这遍大陆上,有斗气就有机会踏上强者的道路,没有斗气就是普通人,所谓的功夫,不过是骗小孩的玩意儿。

副将走到人群前,认真的挑选了十名壮汉,打铁的,种地的,都被选上了,纷纷被叫到李天龙面前。

“小子,待会儿被打趴在地上,可别哭爹喊娘,哈哈。”打铁壮汉嘲讽的大笑,对李天龙十分不屑,这样一个看上去嫩白嫩白的小娃娃,怎么可能打得过十个壮汉。

“小兄弟,放心吧,俺不会下重手的,嘿嘿。”种地的壮汉戳了戳手,满脸难看的猥琐笑容。

“统兵大人,可以开始了?”李天龙对着刘统兵请示道。

刘统兵招了招手,示意可以开始。

“小子,你还急着送死了?未免太狂妄!”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壮汉吐了一口唾沫,对李天龙颇为轻视。

看着眼前的十名壮汉,李天龙嘴角泛起一丝笑容,“对付你们这群货色,还用不着使用斗气。”

李天龙身形一动,身后留下一条模糊的龙影,他没有使用斗气,这只是多年来沉浸武道潜意识散发出的威势。

李天龙是龙啸宗弟子,龙啸宗乃是这个大陆最为神秘的宗派,就连李天龙自己都已经忘记,龙啸宗到底是什么样子,自己的师傅是谁。

唯一记得的,就是那位暗算自己的师弟:黑龙。

龙啸宗武技博大精深,基础弟子所修炼的强身拳法,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,而李天龙,早已把那些拳法、剑法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虽然比不上真正的武技,但却能起到舒筋活络、改善体质的神奇效果,对付普通人更是绰绰有余。

李天龙冲入人群之中,那些壮汉根本看不清李天龙的动作,数掌眨眼间就落下,接连击飞数人。

壮硕的身体摔落在地,溅起一阵尘埃,让得余下的壮汉满脸惊骇之色。

能看清楚李天龙招式的,恐怕只有副将与那刘统兵,两人均是满脸好奇,李天龙明明没有斗气,但那身形移动的方式颇为奇怪,还有那刚猛有力的铁拳,已经堪比一些资深武师。

“可以停了!”刘统兵出声阻止,这毫无悬念的比试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。

李天龙收回拳头,屹立在原处,一脸风轻云淡。

刚才说大话的打铁汉子、种地汉子、刀疤汉子痛苦蜷缩在地,众人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枪打出头鸟。

其余壮汉纷纷松了一口气,庆幸不已,如果再打下去,那轰趴在地上的,就是自己。

所有人都不再敢小瞧李天龙,心中一股敬意油然而生。

刘统兵赞赏的看向李天龙,没想到这少年跟自己想的完全相反,不但不是骄傲之人,反而懂得收敛,李天龙所展现的实力,他看得一清二楚,别说对付十人,就是二十人,三十人,都不是其对手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刘统兵问。

“属下天龙。”李天龙没有说全名,龙威将军的威名,恐怕在大陆上很多人都知晓。

现在自己只是一名连斗气都没有的普通人,说出来自然没人相信,但估计会被当成笑话流传下去。

“天龙,现在我就晋升你为百夫长,统领新兵一百人,你先挑选一百人,然后跟副将登记。”刘统兵说道。

“统兵大人,属下有些急事,可否允许属下再回家中一趟?”李天龙躬身请示,想起独自在家的长孙慕雪,心中非常担心。

“嗯...现在你们都还未曾登记,看你表现优异,明日辰时,一定要归返军中。”刘统兵难得通情达理一次,让得身旁的副将都略微有些意外。

“是,大人,我先选一百名部下,再往返家中。”李天龙说完便转身去了新兵人群中,开始挑选部下。

在沧海国便是一方大将,曾经的圣殿军,几乎全是他亲手选拔。

这选人的功夫,自然是比任何人都准,李天龙所挑之人,无论是从精神上,还是身体上,都是上好的当兵料子。

挑选好一百人之后,李天龙找副将登记完毕,离开演武场快步回了城中住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