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乱世纷争(1/1)

李天龙回到城东的住处,独自待在黄土墙砌成的房间中,长孙慕雪则到厨房去准备午饭。

不得不说慕雪公主天资聪慧,虽然从未做过菜肴,但来到风沙城,很快就学会了一些拿手好菜,让得李天龙非常有口福,每天都能吃到美味佳肴。

越是如此,李天龙的心中就越是困扰,当下的处境,衣食住行全靠长孙慕雪,感觉有些对不起这妮子,让她受苦了。

整洁的房间中,家具还算齐全,全都是李天龙近一月亲手购买木料制作,出自龙威将军之手,质量绝对是上等。

李天龙斜坐床边,从床头棉被之下将飞雪圣剑拿出,拔出剑鞘,单手举起长剑,两指拂动剑身,正在细细观看。

这样的重宝,他没敢随身带在身上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,李天龙当然懂。

“这把剑,应该有它特殊的地方。”李天龙审视着银色长剑小声自语。

飞雪圣剑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目前留下的唯一宝物,也是最有灵性的一件宝物。

能够在黑龙的龙魂五印下保护持有者,这把剑上到底隐藏着什么。

看了半天没瞧出个所以然,当李天龙打算将飞雪圣剑收起之时,飞雪圣剑似乎是被什么力量唤醒一般,在手中开始不停的震动。

在李天龙的惊讶下,一条信息传入脑海之中。

“飞雪圣剑,攻击力86-112,敏捷+16,生命值+200,斗气值+300。”

李天龙紧闭双眸,感受着脑海中的信息,满脸都是疑惑:“这数据,怎么这么像我在地球上玩的游戏?”

思索半天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无奈的摇了摇头,李天龙将飞雪圣剑挂在腰间,心中浮起一抹惊喜。

“这把剑可以给我增加斗气,这就代表我可以使用300单位的斗气?”

旋即站起身来,全身绷紧,迫不及待的尝试,右手使劲一拳打出,一层淡淡的金色斗气瞬间在拳头之上形成,对着空气轰出,带起一道强猛的劲风打在门板上,震得整栋房子都抖了抖。

虽然量并不多,但李天龙看到了再次恢复实力的希望。

长孙慕雪用着一个木盘盛好饭菜行进房间,贤惠的将一道道菜摆放在桌上,见李天龙满脸高兴的神色,眨巴着眸子好奇的问:“天龙哥哥,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?”

“雪儿!我能再次拥有斗气了!”李天龙高兴得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两步行到桌前,张开双臂对着长孙慕雪抱去。

“好啦,别把盘子弄碎了。”长孙慕雪歪了歪身子,只让李天龙抱了个半着,将最后一道菜放在木桌上,嗔怪的笑着看向李天龙。

李天龙松开长孙慕雪,高兴的心思被收起,面色变得平静的坐下,拿起筷子没有夹菜。

该如何解决接下来的事情?今天得罪了风无邪,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原本是打算去黑市找份工作,但把长孙慕雪一个人丢在家里放不下心。

“雪儿,不如这样,明天我陪你去街上卖东西,这个月多余的钱我全都攒着,现在开一家小店应该没问题,难就难在城主府的批准...”李天龙说着说着就陷入了沉思。

长孙慕雪之前那种连路边摊都算不上的经营方式,不需要城主府准许,但如果要开店或者摆摊,必须到城主府去办理手续,现在得罪了风无邪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

“天龙哥哥...先吃东西吧。”看着急得焦头烂额的李天龙,长孙慕雪白裙散落凳间,坐了下来,手掌轻轻握住李天龙的手背。

“雪儿,你也多吃点。”李天龙将烦恼先放在一边,微笑着给长孙慕雪夹了一块红烧鸡肉。

两人吃过一顿十分温馨午饭,长孙慕雪站起身,打算收拾碗筷,李天龙自然不能闲着,两人一起收拾。

“咚咚!”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“慕雪姑娘,天龙小子,你们可在?”门外传来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。

“是酒楼的张掌柜。”长孙慕雪放下碗筷,赶忙起身出去开门,李天龙跟随在后。

不知这大中午的,张掌柜为何而来。

抽开门栓,两只玉手打开大门,看着门外站着的富态中年男子,长孙慕雪收回双手,礼貌的躬身:“张掌柜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出大事了,天圣国马上就要打过来了,你们赶紧收拾逃命吧!”张掌柜额头急出了一滴滴汗水,面色有些紧张的潮红。

“啊?”长孙慕雪长大了嘴巴,脸上又是惊又是疑。

“不会吧?烈焰国国力昌盛,天圣国就算吞并了沧海国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攻过来。”李天龙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“我今天去统兵大人住处拜访,亲耳所闻,天圣国联合金元国、清风王朝,三大国已经在边境整顿大军,不出三日,便能攻到风沙城,叔见你们乖巧,才来通告一声,快点收拾东西,跟着叔一起上路。”张掌柜看向李天龙与长孙慕雪的眼光,就如同看自己的孩子,狠狠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。

长孙慕雪侧身回头,美目扫过这个刚刚组建起来的家,眼中尽是不舍。

金元国与清风王朝都是临近烈焰国与沧海国的中型国家,虽然实力不如烈焰国,但如果和天圣国一起联手,烈焰国便会遭到空前大难!

李天龙满脸无奈,轻叹一口气,“雪儿,收拾吧,只能走了。”

“天龙哥哥,你要答应慕雪,一定不要离开我,只要跟着你,去哪儿都行。”长孙慕雪紧紧拽住李天龙的手腕,这种漂浮不定的生活,让她感到害怕与不安,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一切。

“别胡思乱想,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。”李天龙快步走回房间,将值钱的东西统统带上,其实也没什么值钱之物,也就长孙慕雪上个月所赚的一些钱——在烈焰国的货币是离火石,一种赤红色的石块。

收拾好钱财后,李天龙才把飞雪圣剑用一块灰布包裹,牢牢挂在腰间。

长孙慕雪将两人的衣物折叠,用一块花布卷起,捆在胸前,再用毛巾裹了一些干粮。

不出多时两人就行了出来,先是跟着张掌柜回到酒楼,上了一辆大马车,车夫挥动着长鞭,驾驶大马车朝风沙城的北门行去。

马车的车厢非常大,足足容纳了八人,依旧不觉得拥挤。

张掌柜带着他的三个老婆,两个儿子。

可能是年轻时比较不务正业,他的两个儿子岁数才十岁出头,此时穿着华贵衣衫,老老实实的坐在角落。

他的三个老婆,都像是青楼出生那种,上不了大堂,坐在一旁显得十分高傲,看李天龙的眼光十分不屑。

张掌柜的心情也是十分沉重,几人就这么干坐着,等待马车到达目的地。

李天龙的右手边是车窗,窗户隔着一层薄纱,窗外城中景色不断后退,直至行到城门,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兵,手持长剑将马车拦下。

“停下!”卫兵队长高喝一声,走到马车侧面,长剑泛着寒光指向车夫。

车夫见状只得停下,一脸惊恐的看向卫兵队长:“大人,我们出城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们是出城,让车上的人下来!”卫兵队长毫不客气的吼道。

车夫只得回头请示,张掌柜带着妻儿全部下了马车,李天龙与长孙慕雪也跟着下来。

卫兵队长扫视了一遍众人,长剑指向车夫,然后再指向李天龙:“你,你,你们两个留下,其他人可以走。”

好人做到底,张掌柜连忙笑脸相迎,走到卫兵队长身前,双手奉上一个钱袋:“大人,麻烦通融一下,我与总兵大人是老熟人了。”

“你这是要行贿?”卫兵队长没有接张掌柜的钱袋,凶横无比的用长剑指向了张掌柜,杀意从话语间散发而出。

“大人且慢。”李天龙挡在了张掌柜身前,张掌柜是为了自己在争取,定然不能因此而牵连他。

张掌柜的行为让李天龙有些感动,旋即一脸平静的看向卫兵队长:“我愿意留下,请大人放他们走。”

“很好!现在风沙城急缺士兵,凡是年满十六周岁,身体健壮,必须一律响应炎帝号召,加入国家军队,抵抗外敌,这才是我烈焰国的优秀子民。”卫兵队长声色俱厉的说到,然后轻蔑的看向张掌柜:“如尔等贪生怕死的废物,根本不配踏足我烈焰国土地,滚吧,别再让老子再看见你。”

“是,是,大人。”张掌柜吓得丢了魂,不敢再逗留,带着妻儿上了马车,由于车夫要留下,只能自己驾驶马车。

临走之前对长孙慕雪投去一个眼神,但看见其执着的目光,惋惜的叹了一口气,便驾车出了城。

“天龙哥哥,我们不走了吗?”长孙慕雪担心的问。

“不走了,你先回家,我不会有事。”李天龙把包袱递给了长孙慕雪,和煦的笑了笑:“做好晚饭等我回来。”

“那你小心些。”长孙慕雪叮嘱了一句便独自回行,对于李天龙的话,她从来都是无条件相信。

李天龙热血沸腾的转过身,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卫兵队长身旁的一块告示牌:响应炎帝号召入伍者,即可享受烈焰国最高公民权力,战场杀敌立战功,更能获得扬名立万的机会!